close

約翰霍普金斯這樣的機構........可以客觀冷靜發展預測模組,預估一場流行病的死傷人數,偏偏印度跟非洲在這場疫情很爭氣,大大跌破這些人的眼鏡,讓他們失望了...
不過,這篇是他們的人員接受訪問在談疫苗強制接種的可能性。
#資料來源約翰霍普金斯網站
#新冠疫苗在美國有可能成為強制性嗎?
#公衛專家說有先例可循
作者Stephanie Desmon 11月21日
強制接種是有先例可循,可回溯到1905年麻州天花爆發最高法院的判例。隨著美國在疫苗發展達到重要臨床里程碑,問題反倒是分配,誰先接種疫苗,什麼時間接種。
一旦新冠疫苗有貨,各州是否能強制人民接種?答案是肯定的。各州有法律和憲法上的權力要求該州的人民接種疫苗,或宣布強制施打疫苗。
能夠強制接種疫苗可一路追溯到1905年美國最高法院的案例,麻州爆發天花,引入一項法令,要求所有成年人都必須接種天花疫苗或重新接種。違者,罰鍰5塊美元。
當時有位州民,叫雅各布森(Jacobson)為了種種理由反對疫苗接種,並向麻州提起訴訟。他提出多項論點,包括強制接種的命令會讓憲法賦予他的權利受損。
最高法院反駁,各州在憲法規定下配有警察權,可執法保障公共健康,公共安全與共同利益。疫苗接種正是為了保護公眾健康可以採取的行動。儘管是115年前的事,依然可成為各州強制實施疫苗接種的(參考)判例。
#約翰霍普金斯對於新冠疫情的回應
在回應有關這種個人自由利益的論點時,法院表示,有時個人利益可能必須讓步於州立法律以保護所有人的健康,即“共同利益”。法院說:「個人權利在巨大危險的壓力下必須受到合理法律的強制限縮,為了公眾安全是必須的。」
所以,是的,一旦新冠疫苗有貨,各州可要求該州人民接種疫苗。
#州政府如何執行成人接種疫苗?
整體而言,接種順序從兒童開始,因為必須出示接種證明才能上學。成人強制接種的行政過程比較繁複,因為各州的手續不一樣。
這帶來另一個問題,既然要強制,代表疫苗必須是免費施打。以及,要如何追蹤?
所有疫苗強制法包括醫療豁免權,指那些對疫苗成分過敏,免疫力低下或任何其他原因的人(可以不用打)。
當你學年註冊,出示疫苗接種證明或可以不打的證明,代表公衛單位可以追蹤到誰有打/誰沒打的紀錄。在爆發疫苗可防治的流行病時,就能確認與隔離那些還未接種的人與高危險群的人。
疫苗接種的目標就是盡可能讓越多的人接種。剛剛提到的豁免權讓一些人沒有打疫苗。這在前幾年麻疹疫苗時就發生過,在紐約,在加州爆發的麻疹即是這樣,追溯到迪世尼樂園。很多人豁免沒有打,造成爆發。這是否會是新冠疫苗會面臨的狀況?
會有這些豁免方式是考慮到疫苗可能有的後座力。這個國家,由來已久,國民的自主性很強,不要政府強制你做什麼,告訴你要做什麼。人民對於他們願意承擔的風險希望自己做決定。有豁免權,像是安全閥讓一些壓力釋出,讓人民覺得他可以自己做主。
是的,公共衛生的目的是確保越多人接種疫苗,以防止疾病進一步傳播。所以要如何達到這樣的目標?#強制接種疫苗看來是最好的辦法。但會有很大的後座力與反彈。如何讓這些人能認同?
可以從強烈推薦和教育做起。醫療人員就是這個活動網的一環,教育大眾疫苗的安全。
新冠疫苗跟其他疫苗一樣,碰到的就是安全性問題,只是程度不同,#因為這支疫苗是全新的。
麻疹,腮腺炎,風疹,小兒麻痺症和天花的疫苗已有數十年,被認為比較安全,也累積數十年的資料。但是新冠疫苗全新,引來更多關注,#即使接種過其他疫苗以及為孩子接種的人群也會(擔心)。
首先可以強烈建議,並透明,藥廠以他們對安全所知盡最大的努力。
一旦疫苗有供應,#各州盡可能讓施打疫苗看來輕鬆容易。即使不強制,當你接種疫苗,就留有公共紀錄,可看到多少比例的居民自願打過。如果比例很高能確保群體免疫,那就不必強制施打。
#私人企業的雇主可以規定一定要打疫苗嗎?
可以,而且有這樣的例子。在特定行業很普遍。雇主必須要有“合理的依據”。如果你在零售業工作,我不確定公司是否可以這樣要求。他們會希望你,建議你,但這跟工作沒有合理關係。
但是,處在感染風險高的行業,或照護對象很脆弱,像是醫院工作人員,健康照護工作者,長照中心的工作者,雇主每年就會要求他們要打流感疫苗。
另外州立政府可做的是,在還沒有全面要求接種疫苗時,可針對一些高風險工作,大部分時間在接觸脆弱人群,不希望自己也生病,成為感染的橋樑再去感染到他們照顧的人。
人們可能反對,但強制施打疫苗更有目標的推行是有其道理,也可行的。
https://hub.jhu.edu/2020/11/20/could-coronavirus-vaccines-become-mandatory/